当前位置:

十年“大企业”国税零缴纳 这正常吗?

发布日期: 来源:中国税务报-中国税网

    成立10年、投资数十亿元的工业企业,却未缴纳过国税,且仍有4亿元增值税留抵税额尚未抵扣。原因在哪儿? 
   
  在青海省海东市,有10余户企业尚存近10亿元增值税留抵税额,而该市2014年国税收入不过13亿元。高耗能、高污染企业一边消耗着地方生态环境,另一边未有税收贡献,税收政策与征管、地方经济与发展又该作何调整? 
   
  线索:10年“大企业” 国税零缴纳 
   
  “你能想象吗?这么大的企业,却没有产生过国税收入。” 
   
  在青海省海东市一户企业(以下简称A企业),该市国税局货劳科科长张琳无奈地说道。A企业从事电解铝生产,厂区占地2000多亩,两期投资超过50亿元,区内秩序井然、机器轰鸣。一切景象似乎正常,却为何成为一家国税零缴纳企业? 
   
  事实上,零缴纳的并不只A企业一家。数据显示,由于长期有大额留抵税款,包括A企业在内的10余户企业,长期没有纳税。 
   
  换言之,让这些“大企业”没有产生国税收入的直接原因在于,它们的留抵税额过大,抵消了销项税额,使得增值税应纳税额长期为0。 
   
  留抵税额是什么?又是如何产生的? 
   
  根据增值税暂行条例,纳税人当期销项税额小于当期进项税额,其不足抵扣的部分可以结转下期继续抵扣。结转下期继续抵扣的进项税额就是“留抵税款”。 
   
  “一般纳税人增值税应纳税额=当期销项税-当期进项税。” 
   
  这是张琳最熟悉不过的公式,每个月她都会将辖区内企业的相关数据按此公式一一运算。这也是让张琳最无奈的公式。近几年来,海东市国税局增值税留抵税额不断增大,包括A企业在内的几户企业更是几年来零税收。 
   
  “不仅零税收,有两户企业目前还有三四亿元的留抵税额。按照目前的发展,用10年时间去消化都未必够。”海东市国税局局长王慧斌表示。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海东市留抵税额达9.39亿元,占该年全市税收总额的77%。 
   
  存在留抵税情况的10余户企业中,以A公司与另一家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企业)最为典型,二者建设期已近10年,投入生产近5年,留抵税额共占海东市国税局增值税留抵税的70%,至今未入库国税收入。 
   
  海东地处青海东部,依托丰富的电力和矿产资源,产业发展以电力、有色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硅铁、碳化硅、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为主,税源结构单一。2014年,海东市国税收入为12.13亿元,增值税入库6.38亿元。与这些数据相比,近10亿元的增值税留抵税额让王慧斌与张琳都紧锁眉头。 
   
  一方面,这些企业以高耗能、高污染行业为主,多年来持续开发,对当地生态环境已经造成一定损害;另一方面,它们在税收上并未作出原计划内的贡献,环境破坏并未得到相应的经济补偿,这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而言,是个未解的难题。 
   
  调查:经济下滑致产销不旺 
   
  翻开企业生产数据,大额留抵税产生并逐年增加的原因,同样可从上述公式中得出。一方面进项税额不断增大,另一方面,销项税额增长乏力。于是,减数与被减数之间不同的增长关系,造成留抵税额的不断扩大。 
   
  投资不断增大 
   
  进项税额增大是留抵税产生的重要原因。“这几年企业不断购进可抵扣的固定资产、不断扩大投资。”张琳介绍,2009年~2013年间,A、B两户企业销售收入达57.98亿元,占投资额53%,实现销项税9.86亿元。然而,企业的进项税金却是同期销项税额的1.59倍。 
   
  数据显示,伴随规模化投资扩张,A、B两企业2009年~2013年发生进项税金15.64亿元,其中抵扣固定资产7.44亿元,占抵扣税金的47.54%,其他项目抵扣8.21亿元,占总抵扣额的52.46%。 
   
  于是,进项税额与销项税额不对称的增长速度带来了留抵税额的产生。更重要的是,随着企业滚动开发,留抵税额也越来越大。 
   
  “这种现象突出反映了大中型企业在生产发展过程中,规模越大,资本越充足,所发生的原材料进项税越高,在现行增值税抵扣制度下,企业发生零负申报的几率也越高。”张琳分析道。 
   
  销售长期乏力 
   
  2011年~2013年,A、B两户企业毛利率极低。A企业2011年~2012年负利率生产,B企业3年平均毛利率2.37%。“正常情况下企业毛利率达到17%时,销项税额才能大于进项税额。”面对较为糟糕的企业财务报表,张琳和同事也替他们着急。 
   
  “主要原因在市场。”B企业党委书记夏庆表示,市场低迷导致企业经营不善,是无法产生税收的主要原因。 
   
  A企业财务部部长孟丽同样将企业利润低的原因归结为市场。同处铝加工产业链上的两户企业,都面临不景气的行业现状:自2012年以来,受经济危机影响,以高耗能为主的行业市场开始走向低迷,产品价格一路走低。两企业都出现价格倒挂的现象,A企业的主要原材料氧化铝每吨进价提高了300元,每吨运费提高了200元,而其产品售价每吨却下降了6000元。“可以说,产品成本比现在的售价还要高出一大截。”孟丽叹了口气,无奈说道。 
   
  相比A企业生产初级产品,B企业处在更具附加值的产业链下游。对于B企业而言,利润低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企业产品质量不过关。 
   
  为B企业带来高额固定资产抵扣的是该企业进口的德国设备,“但目前处在磨合阶段,成品率还没有达到标准水平”,夏庆表示,生产操作主岗位工程师岗位能力不能满足生产需要,企业产品质量不稳定。 
   
  “成品率再低,市场再不好,我们的设备也不能关,否则废弃产品更多。这就产生了大量的电力成本、设备维护成本。并且,青海地处大西北,在留住人才方面,难度和要使出的力度,也比沿海地区大得多。” 
   
  夏庆掰着手指头,细数着企业面临的市场困境:“还有就是融资难。我们已经从银行贷不出钱了。”目前仍有银行贷款25亿元的B企业,只能转向信托、租赁等公司筹措资金,利息在10%~12%之间,高出银行整整1倍。 
   
  追踪:不排除主观因素存在 
   
  长期没有实现纳税、仍有4亿元留抵税额的情况,与B企业投产时的各界期待背道而驰。 
   
  2011年准备投产时,该企业预计2012年可实现增值税1亿元左右,年均利润总额2.16亿元。由于购进设备而产生约3亿元留抵税款,“我们当时评估在3年内可以消化。但事实是,6年过去了,留抵税款不仅没有消化,仍在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王慧斌表示。 
   
  在落户海东时,A、B两户企业都享受到了一些政策优惠,包括地方增值税收入返还、城镇土地使用税免3年等。“民和县把最好的土地给了他们。”民和县国税局副局长鄂福宗表示,在招商时,政府将这块2000多亩的地给了A企业,地势平整、交通便利、用水方便。“这么大的支持力度,就是希望企业实现生产后,能带动地方经济发展。” 
   
  然而事与愿违。 
   
  近10亿元的留抵税款,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去消化。这对全年税收收入不足15亿元的海东市而言,影响很大。自增值税转型政策实施以来,该市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累计应抵扣增值税进项税7.44亿元,累计已抵扣进项税额3.31亿元。 
   
  张琳分析,长期大额留抵税的产生,除了上述客观原因外,还有一些主观原因。 
   
  “最明显的在于,对于是否为可抵扣固定资产的认定问题,我们与企业常常有分歧。”以从事初加工生产的A企业为例,不少设备为自生产,“有很多设备在建设时就埋在了地下,当时没有备案,到后期要抵扣,我们没法看到实物,认定起来十分有难度。” 
   
  “表面上是企业长期没有纳税,留抵税长期存在。实质上,里面有诸多风险点。”张琳表示。 
   
  专家分析,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的存货价值与其增值税留抵税额之间,存在一定的相关关系,即存货价值减少会引起留抵税额的减少,留抵税额增加,存货价值也相应增加。这种相关关系,可以作为判断一般纳税人财务、税收核算是否准确的依据,有利于防范税收风险。
   
  在对比企业资料时,异常信息引起了张琳的注意。A、B两户企业,2013年存货价值比2012年减少了1.13亿元,同比下降了26%,而增值税其他进项留抵税额同比增长30%。 
   
  “在存货减少的情况下,其他进项留抵税金不减反增。”有着20多年税务工作经验的张琳一边反复看着数据,一边分析。她认为,原因可能有三个方面。一是企业销项税金是否得到正确反映;二是企业是否对于未完工的不动产在建工程中投入的材料进行了税款抵扣;三是是否存在企业已经取得外购物料发票,但这部分外购物料并没有入库,财务报表没反映企业存货价值情况,存在虚增留抵税额,以此抵扣销项税或企业没有发生外购物料购进行为,存在虚列进项税的情况。 
   
  另一个风险点在于,现行增值税实行购进扣税,且在2010年后,购进认证时间为180天。在张琳看来,实际中发现有个别企业利用这其间的时间差,人为修改进销项结构。“产业投资导向及新办企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极有可能发生进项大于销项,个别企业出于缓解资金短缺的目的,在账务上人为调节进销项结构和销售实现时间,同时利用固定资产抵扣政策在动产与不动产划分之间进行税收筹划,消化和扭曲应实现的增值税。” 
   
  建议:完善政策升级征管 
   
  企业长期没有纳税,并不是让海东市国税局税务人员烦恼的唯一原因。 
   
  “新能源企业、战略新兴产业也会出现成立后一段时间内没有纳税的情况。但那是国家扶持的方向,目光要放长远。” 
   
  相比较而言,海东市存在留抵税额的企业,多为高耗能、高污染企业。“一边消耗地方资源、没有税收,还有几亿元的税款没有抵扣,另一方面,负债率达到70%,甚至100%,这样的情况确实让人担忧。”王慧斌说道。 
   
  海东市税源结构的单一在巨大的留抵税额背景下显露无遗。经济发展、企业发展过分依赖资源,资源市场的疲软立即导致地方经济受限,这无疑正倒逼海东经济转型加快速度。 
   
  “我们需要更科学的政策,更有效的征管。”王慧斌表示。为此,海东市国税局在调查基础上,形成了一份政策建议,得到了青海省常务副省长程丽华的批示。 
   
  最有力的莫过于完善的政策。张琳认为,一方面,需要强化对扶持类产业的税收政策支持,使企业有更充沛的现金流用于技术研发。“建议在进项税抵扣规定上考虑对技术性费用投入高、科技含量高、节能减排达到国家权威部门确认的企业实行差别化的税收政策。” 
   
  另一方面,在现行政策基础上稍作调整。比如,缩短认证期限,实行付款抵扣与认证期限双向管理相结合,防止企业人为地调节进销项结构和实现销售时间的问题;对新办企业购进的固定资产的进项税额,先予以认证后纳入待抵扣项目。 
   
  再如,对不断滚动开发,连续2年以上长期增值税留抵且无税的企业,对其留抵税额可引用“递延增值税”概念,以同行业税负或确定预征率(1%)乘以期未留抵税额作为预缴税金进行纳税申报,后期收入实现后再转入进项税金进行转回。 
   
  其次是升级征管,多年征管经验使张琳认为,加强信息管税是改变现状极为有效的方式。此外,加强税收政策辅导,提高纳税人的税法遵从度;有针对性地开展纳税评估,还要加强对高能耗、高污染产业的综合管理,加大对污染环境、产业结构落后的行业税收检查和处罚力度。 
   
  在转型过程中,企业并非配角。对长期存在留抵税情况的企业而言,当务之急是处理库存、升级技术、实现利润。“希望政府搭平台,减少三角债,多出台一些实在的措施。在融资渠道上,也希望政府能提供帮扶。”夏庆谈道。企业期待实现利润,地方经济需要转型,海东市企业仍有一段长路要走。“我们也希望赶紧产生利润,尽快抵扣,尽快缴税。”夏庆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