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经济趋势性转好信号待确认

发布日期:2016-11-17 09:49:48 来源:东方早报

   十八届六中全会结束次日,中央政治局就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并且强调年内要实现两个确保——确保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确保实施“十三五”规划良好开局。就前三季度的宏观数据释放出的经济运行信号而言,当前经济确实已接近“L”形的底部,并初步呈现出回升的势头。例如,GDP的环比增速逐渐从一季度的1.2%(国家统计局自2010年四季度公布该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回升,二、三季度依次为1.9%和1.8%;GDP平减指数则由去年三季度的-0.92%,连续四个季度回升至目前的1.11%;重要的代表经济景气的PMI指数也于10月份在时隔24个月后,重新回升至51的上方。但正如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的:“在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下……经济走势继续分化,地区、产业、企业之间增长情况差异较大,经济运行中的矛盾和问题仍然较多”,因为仅就经济数据而言,当前出现的积极信号能否最终转成趋势性变化,仍需时间观察和更多数据的确认,突出的有以下四个“尚待确认”问题。 
   工业领域通缩压力的减轻能否持续尚待确认 
   9月份PPI同比涨幅由负转正,从而暂时结束了连续54个月负增长的局面,如果按照工业部类来观察PPI篮子中子项的变化,9月份同比涨幅转正的子项中,又新增煤炭及炼焦工业,但是电力、石油、化工及机械等行业尚未扭转负增长局面,鉴于这个行业在PPI占有很大比重的权重,因此工业领域通缩压力未来能否持续减轻甚至消除尚待确认,尤其是在转正之后,能否回到正常增长轨迹,目前尚无法得出十分肯定的结论。
   工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的恢复能否持续尚待确认 
   前三季度工业对GDP增长贡献出现了明显的改善,例如,按照名义值计算,前三季度GDP累计同比增速为7.4%,较去年提高了近一个百分点,其中来自工业的拉动就有2.5%,大幅高于去年的0.3%.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中很大部分来自房地产的贡献,截至9月底,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接近6%,远高于去年的1%,前三季度固定投资中有近20%是来自房地产的,同时民间投资仍然处于持续下滑趋势之中,增速已经由去年的10%降至2%左右,短短的9个月降幅高达8个百分点,实属罕见,相应其占固定投资的比重也大幅下降4个百分点至61%,其中东北地区的民间投资增速更是降至-30%.然而10月份以来,各地相继出台了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的调控政策,在此影响下,工业能否延续前期的好势头,目前尚不能给出十分清晰的答案。 
   实体经济的好转能否持续尚待确认 
   截至三季度末,剔除金融业后的GDP名义增速,已经由去年底的4.9%大幅回升至7.8%,已经接近2014年初的水平,显示实体经济出现了改善的积极信号;同时虽然金融业占GDP的比重在今年呈现逐季回落的态势,由一季度的9.8%回落至8.1%,但仍超过去年底的7.7%.由此可见,中国经济高杠杆的问题并没有完全得到扭转,金融空转也未完全消除。按照摩根士丹利的测算,在过去的一年,中国的新增债务额高达4.5万亿美元,超过了同期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新增总和。因此,在高杠杆给实体经济带来不断加重的债务负担问题得到切实有效缓解之前,实体经济能够持续好转就不能确定。 
   经济运行新动能的成长能否持续加速尚待确认 
   前三季度服务业同比增长7.6%,占GDP比重52.8%,超出第二产业13个百分点,对GDP增长贡献率为 58.5%,超出第二产业21.1个百分点,显示经济运行新动能还在成长,但如果观察服务业中以新经济为主要内容的其他服务业数据,三季度其对GDP增长的拉动已由一季度的1.9%微降至1.8%,即2015年出现的新经济连续上台阶的趋势没有得到延续。反而前三季度服务业的表现与房地产密不可分,例如在各类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中,房地产业18%的增长也大幅高于其他类服务业。 
   上述四个“尚待确认”的问题表明,年初宏观层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的任务已十分艰巨,而中国经济只有这五大任务完成之后,才能轻装前进,也才有条件讨论中国经济筑底回升,而在此之前,如何将经济运行中出现的积极信号切实转成趋势性变化就理应成为宏观政策的重点,然而在形成政策之前,首先是对于经济运行认知的尽量准确。 
   但近期广被关注的产业政策的“张林之辩”、新供给侧经济学的“晏贾之争”等学界讨论,甚至有关改革究竟是渐进式的“摸”,还是激进式的“闯”也回到讨论之内,这在一个层面上反映出各界对于中国经济运行状况的认识依然存在巨大分歧。对于学界的争论,我自己有一个很土的看法:这些争论都是被“现实”挤出来的,而挤的程度深浅可能就取决于当局者的认知,但是有一点十分重要,那就是一定先有挤,然后才有认知,至于说现在之所以认知分歧这么大,我更愿意把此理解成现实就“挤”成这个样子。 
   因此,虽然决策层在2013年11月就公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即被称为“顶层设计”的“六十条”,但近三年的时间过去,不仅一些改革设计迟迟不能落地,而且还产生了一些理论、范畴,甚至是名词的争论,更令人担忧的是,甚至一些争论正在或者已经变成了影响政策的噪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有关争论的双方其初衷都是要给中国经济把脉,分歧的根源在于认知的差别。 
   举个例子,面对当前产能利用率低的问题,就存在两派不同的认知:一派认为主要是产能过剩所致,因此主张去产能,即“关停并转”。另一派则认为是有效需求不足导致的产能相对过剩,因此主张改善有效需求。对于如何改善有效需求,又进一步可以分为两派,一派主张增加政府需求,即扩大政府财政支出;而另一派则是主张通过减税来改善企业和居民的有效需求。可见与这些不同认知分歧对应,其提出的政策主张和政策工具的体现自然也就不同,而对于宏观层而言,他们更愿意听到的政策建议是“什么是行的,应该怎么做”,至于说“什么是不行,不对的”的批判式评论,对政策而言,实际意义并不大。 
   所以,如何将经济运行中出现的积极信号切实转成趋势性变化,这一看似简单的观点,实际上是“不易知,行更难”,怎么办?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再一次强调了“要正视矛盾和问题,保持战略定力,按经济规律办事”,其中“战略”指的就是“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十三五”时期是实现第一个百年的“决胜阶段”,怎么保持战略定力,要按照经济规律办事,而谈及经济规律,就一定要承认经济运行是有周期的,如何应对周期,就得认真研究我们自己和其他国家的先验经济数据中的规律性东西,并以此对照,对症下药,同时既然是周期,就是千万别忘了一个最为重要的因素——时间,也就是说要有耐心,用5月份权威人士的话讲就是:对一些经济指标回升,不要喜形于色;对一些经济指标下行,也别惊慌失措。通过对数据的客观分析、对经济规律的尊重和一定时间的等待,来提升我们的认知能力并转为合适的政策建议,而尽量不要“迎合式”新名词和新范畴,也不要“对立式”的全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