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家:税收负担是否降低要看企业感受

发布日期:2017-01-18 09:30:29 来源:中国税务网

中国企业到底面临怎样的税收负担?世界银行测算中国总税率达68%的说法是否靠谱?最近,关于企业税负的问题引发很多讨论。针对这些热点问题,财政部前部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近日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独家专访,陈述了他的观点。

  针对“曹德旺”的事情,楼继伟指出要看到他所涉行业的特殊性。汽车玻璃制造业不适合长距离远洋运输,到销售目的地投资是出于客观需要。就该行业生产要素成本而言,美国的确有优势,但是比较税收负担,不能脱离两国税制特点看问题。

  不久前,世界银行发布关于全球企业税负情况报告说,2016年所有国家(地区)平均总税率为40.6%,而中国总税率为68%,对此,楼继伟指出,世行测算的总税率属于微观税负分析,其指标范围和数据的选取与通行算法差异较大,用这一指标作国与国之间横向税负比较意义不大。

  他说,“比较税负,关键看宏观税负,即总收入与名义GDP的比值”。如果不包括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014、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均为29%左右,如果计入国有土地出让净收益,宏观税负分别为30.2%和29.8%。

  针对中国总税率为68%,实际上业界甚至世行内部都认为有值得商榷之处。这项报告的数据采集人之一、普华永道中国税收政策服务合伙人梅杞成表示,“由于各经济体的产业结构、成本结构、发展阶段、税收制度倾向(例如侧重企业税还是个人税)等因素往往存在较大差异,所得出的指数和排名只能反映各经济体税负的某一方面,未必代表各经济体的全面情况。”

  作为2016年5月1日全面推开的营改增试点政策设计者,楼继伟说,当初预估综合所有减税因素的减税规模为5000亿元,如今官方数据显示减税力度超过5000亿元,超出预期。而对于部分企业税负“不降反增”,楼继伟认为原因很多,其中比如制度性交易成本高也是一大困扰难题。而中央正着力推进简政放权,大力降税清费并深化改革,这方面成效显著,同时也还有很多文章可做。”

  在专访中,楼继伟特别提到,企业家们的担心,正是下一步降成本要努力的方向。本月13号,在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受邀出席的4位企业家,3位都被总理问到了“企业税费负担”的相关问题。李克强随后明确表示:今年要在降低收费等非税负担方面让企业有切身感受,国务院要对此开展督查。

  当天座谈会有专家指出,政府将继续推动减税降费,但减税的来源不是增加赤字,而是同步降低企业税负和政府支出。

  李克强总理说:“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从而为企业减税降费腾出空间。这是今年政府工作的一个原则!”

  关于这一话题,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进行了分析与评论。

  朱青:首先,这种世界银行的算法算出来的不是中国的税收负担,而是中国企业的税收负担。这种算法的分子是各种直接税,包括企业所得税、土地增值税、房产税,但是不包括增值税和消费税。分母是企业的利润。世界银行发布关于全球企业税负情况报告说,2016年所有国家(地区)平均总税率为40.6%,而中国总税率为68%。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楼继伟谈到的,比较税负,关键看宏观税负,即总收入与名义GDP的比值。世界银行实际上比较的是企业的税负,我们国家的税收特点是企业纳税多,个人交税少。因此我们可能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总税负不高,但是企业税负重,因为税负都集中在企业。

  世界银行测算税率包括了社会保险缴费。因为在国外很多国家,社会保险是被作为税收管理的。在我们国家,过去社会保险这一项非常重,企业要交20%,个人要交工资收入的8%。美国总的社会保险费率是12.4%,个人和企业各交6.2%。在OECD国家,个人所得税占整个税收收入的26%,而2015年我们国家的个人所得税在整个税收收入中的占比不到5%,所以我们国家个人交税的比重比较低,这也是导致现在社会各界争论企业税负重的一个原因。

  第二,衡量一个国家税收负担的高低还要看一个指标,就是宏观税率,也就是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中国的宏观税负到底有多高?关于这一话题,目前的争论比较大。到底什么是税收?首先,我们需要对中国的财政有一定的了解,在我们国家,自2014年以后,我们的四大预算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还有社会保险基金预算。这四大预算的收入是不是都交了税?

  按照这个统计口径,2015年我们国家的税收占GDP的18.1%,社会保险缴费大约占3.3%,加在一起大约是23%,但是国外基本上都在30%以上,特别是西欧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