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刘尚希:谈减税不能“就税论税”

发布日期:2017-01-16 15:40:17 来源:凤凰财经

  2017年1月14日,首届凤凰政能亮高峰论坛在北京国际饭店开幕。本届论坛以“政策与机遇”为主题,将从政府、企业、学界等多方视角,探讨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提速等新形势下,如何把握机遇、迎接挑战、转型发展。

  论坛由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指导,由凤凰网主办,凤凰评论承办。在以“宏观调控的新展望”为主题的沙龙环节,凤凰卫视主持人胡玲提问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宏观调控的新展望”沙龙发言

  主持人:刚刚谈到了减税,最近减税话题非常热。从刚刚谈到的董明珠表态,还有后面的一些说法,还有把自己在美国生产一块汽车玻璃,中国生产一块汽车玻璃的成本,各种各样细化的部分都给到大家。现在政府说减税政策是不是变成轻税政策?各位有什么高见?

  刘尚希:减税这个是非常明确的一个方针,这是要做的,关键就是度的把握。至于美国式减税,拿什么减税?两种可能性,一个是减税,同时减支出,大规模的支出。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刺激债。他没有说他是以什么方式来减税,大规模地压缩支出,有没有可能?这个可能性多大?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减税跟其他的市值债务和支出责任是关联在一起的。考虑减税因素的时候,必须和其他支出的责任,还有赤资债务的风险做一个总体考虑。就税论税,单独谈税是没有意义的。

  现在社会上说中国的税负重。我看到最近的一些说法,对世界上的制造业强国做了一个评估。税收是影响一个国家的制造业竞争力一个重要的因素。影响制造业竞争力的国际竞争力的因素,一共12个,税收排在第8位。这个说法认为到了2020年,美国可能排在第一位,中国可能排在第二位。其实这个里面影响最大的因素不是税收,而是其他因素。税收是12个因素里面的一个,12分之一,现在是更多地关注了这个税的问题。

  这个与普华永道发来的另外一个报告有关系。那个报告里面讲了什么呢?中国的整税率是68%,不少说中国税负重的专家都是以此为依据的。这个68%的整税率怎么出来的?是在模拟分析。他找一个中心企业,中心企业怎么确定呢?经过艺术加工,就是销售收入,还有就业,在这个基础上看一下多少个税,这个税率,把扭转税剔除。算出来就是68%。在这些构成里面,劳动力税实际上就是五险一金。这一块在中国占很多。如果68减掉48,我们就是20的概念。但是,在讨论整税的时候,他把社会保障缴费算一起了,是一种模拟的计算方法,存在大量的假设条件,不是依据实际的数据搞的一个全球排名。

  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应该实事求是地分析一下。对于我们当前来讲,不仅仅是税的问题,关键是企业的综合成本比较高。整体看一下问题,是我们的金融,制造业的关系。我看到一个材料,我们的经济利润,80%是在金融,实体企业加起来占20%,二八开。现在整个经济是存在一种结构性的问题。中央一再强调,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我们必须改变经济利润二八开的这样一个状态。那么,应当倒过来,就是实体经济的企业利润占80%,金融占20%就够了。如果倒过来以后呢?这个角度看一下,现在这个问题是更加重要、更为关键。如果这个状态不改变,金融不可以为实体经济服务,而是产生一种强烈的另外一种效应,那么,在减税的问题上,再怎么做文章,税降到0,实体经济也是不可以的。

  所以,看问题不可以抓住一点,使劲地给它放大。一个灰尘,就是万倍的显微镜下看都是很大的。我们应该从整体看一下,才可以真正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在转型升级过程当中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学者应当有一种责任感、使命感,真正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当然,每一个专家的立场、观点、方法都是有差异的,学术上可以争论,这个历史越来越明。

  从这个角度看一下,有一些专家学者,他们都是有使用某个研究方法,或者引用别人一些观点、一些数据作为依据的时候。是不是应该仔细地琢磨琢磨,到底这个观点可以不可以支撑?这个观点的数据本身都是有问题不严谨,恐怕就是得小心了。所以,下结论的时候应该谨慎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