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征收遗产税面临诸多难题

发布日期: 来源:互联网

  很少有话题像遗产税一样,能立刻唤起公众对死后财产去向的忧虑。因为遗产税制度一旦确立,意味着个人财富不能全数遗赠后人,而是将部分进入公帑。引起公众心理焦灼的是,遗产税究竟是调节社会贫富的“德政”,还是对私人财产的“合法掠夺”。

  在中国,遗产税的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据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透露,征收遗产税的条款将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草稿,这或许说明,在不久的将来,遗产税将真的敲响富裕家庭的大门。

  征收脚步声越来越近

  遗产税是一种古老的税种,可溯及古埃及和古罗马。改革开放后,允许社会财富在市场中流动,贫富分化日益凸显。在这种情况下,开征遗产税进入国家议事程序。1997年十五大报告正式提出“开征遗产税”,2004年公布了《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2010年对此《草案》进行了修订补充,但未改变《草案》属性。

  去年11月,深圳市统战部长张思平在公开场合透露,深圳将借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之机,试点征收遗产税,引起一片哗然。很多富豪为了逃避交遗产税,开始大量购买保险(放心保),一时涌现出令人咋舌的天价保单。今年1月,深圳市长许勤急忙澄清,指“深圳将试点遗产税”一说是“空穴来风”。

  今年3月2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发布了《遗产税制度及其对我国收入分配改革的启示》发布中期成果报告,在征收遗产税传言的热火上又浇了一勺油。该报告认为,推进遗产税改革的时机已成熟,条件也已基本具备。

  报告提出了遗产税的起征点为500万元。其计算方式参照个人所得税的高收入人群,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高收入者,三口之家年收入为36万元,15年即为500万元。

  存在废立争议

  支持遗产税的人表示,遗产税能够最大限度地保证社会公平。一个人的财产,是他个人所有,同时又归社会所有,在他离去后,全部传承给他并没有对创造财产付出的后人不太公平,而假如征收遗产税,可以将其中的一部分财产交还社会,体现了一种社会公平。此外,遗产税也体现了效率原则。因为富人的后代并不一定会将继承下来的财富在再生产中创造财富,将之交还社会还有可能创造更多的财富,惠及大众。

  而反对遗产税者则认为,遗产税是对私人产权的侵犯。对遗产税持批判观点的经济学者胡释之表示,文明的政府应对私人财产加以保护,而非强制充公。“没有对私人财产的尊重,就没人敢在活着的时候进行储蓄和投资,没有对私人遗产的尊重,就没人敢对死后的事业进行储蓄和投资,这(财产税)显然对所有人都是灾难。”他说。胡释之的极端观点固然和者甚寡,但是这种逻辑却容易引起公众共鸣。

  面临成本高等难题

  在世界各国,遗产税都属于小税种,仅占税收总额的1%-2%。但由于税制复杂,征税成本较高,历来存在争议。

  天津财经大学的刘北辰教授表示,遗产税是美国公认最复杂的税种,仅遗产税纳税申报填写说明书就有20多页,纳税报表有40多页,两者合计共60页,正确填写需要一个月。所以大多数纳税人都聘请专业人员来完成纳税申报。复杂的税制提高了征税成本,以1998年为例,遗产税收入为230亿美元,而征税成本为480亿美元,其成本高于税收收入250亿美元,可谓得不偿失。不仅美国如此,英国、日本、德国等也面临这一难题,可谓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现在看来,中国大陆同样面临征收成本高的难题。刘北辰建议中国采用总遗产税制,不宜单独设立赠与税。总遗产税制采用“先税后分”,即先缴税,再分配税后遗产,可减少征税成本,便于征收管理。而单独设立赠与税要有完善的财产登记制度,财产评估制度,财产监控体系作为依托,而在中国是无法在短时期完善上述制度的。所以不应单独设立赠与税,而应将其并入遗产税中。

  在研究者看来,中国开征遗产税所面临的复杂性,甚至大过美国。刘北辰表示,美国现行遗产税的现状提醒我们,尽管在理论上可以建立一个合理的遗产税制,但在实际操作中,有很多问题是难以解决的。主要问题是不动产的转移难以核查。尽管美国有较完善的财产登记制度,但转移不动产的问题在美国也没有解决好。相比之下,中国尚未建立较好的财产登记、财产评估和财产监控体系,对不动产的税前监控更是难上加难。

  而因为中国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富裕程度不一,遗产税免征额的设定,也很难“全国一盘棋”。4月5日,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肖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遗产税是世界各国普遍认为征收难度很大的税种之一,我国提出遗产税的时间很短,目前还没有“时间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