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税负风暴中的曹德旺 坦言税负问题不能完全归责于政府

发布日期:2017-01-10 12:23:1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短短半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曹德旺强调企业家本身要有国籍和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曹德旺说:“我在很多场合讲话不隐瞒我的观点,因为我爱我的国家、爱我的国家。我妈跟我讲,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就是我妈以前的教诲。”

  与网上流传的“曹德旺要跑路了”、“曹德旺已经不敢说话了”的传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昨日上午,出现在人民日报主办的“大国复兴与海归中国梦论坛”上的曹德旺自信满满,满面笑容,他是昨天论坛上唯一一个不带演讲稿、即兴发挥的嘉宾。曹德旺,这名来自中国福建福清市的企业家,因在美国投资办厂和一番关于“中国企业税负高”的言论引起世人的关注,无意间成为了财经企业界的一名网红。

  现场 坦言税负问题“不能完全归责于政府”

  昨天的论坛上,处于这场关于“中国宏观税负”大讨论风暴中的曹德旺在演讲中并未提及中国税收的问题。而在接下来的媒体采访中,曹德旺也尽可能地回避这个问题,其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多次提醒记者尽量不要问税负方面的话题。

  但在昨天的脱稿演讲中,曹德旺提到,从他创业第一天到现在,有据可查的财务统计为交税127亿元,福耀玻璃坚持正规交税,因此各地政府对福耀集团也很关照,只要我们提出什么问题都肯帮助和支持。

  此前,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计划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并就中美两国在土地、能源、劳动力等方面的差异进行了分析。其中,曹德旺特别指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认为这是中国“现在制造业踟蹰不前”的原因之一。曹德旺的言论在中国引发了一场关于“宏观税负”的大讨论。

  在曹德旺和福耀玻璃卷入“税负风暴”之时,曹德旺正在欧洲考察市场。作为“税负风暴”之后的首次公开亮相,曹德旺受到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在演讲之后的媒体采访时间,一间约30平方米的采访室几乎被媒体人士挤爆。跟演讲时相比,曹德旺显得拘谨了许多,对涉及税负的话题显得小心了很多。“税负风暴”之前,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罗列数据详细对比中美制造业的差异,但在昨天媒体伸出的话筒前,曹德旺更多提及的是“企业家本身要有国籍”、“企业家的社会责任”等。

  记者提到李克强总理也很关注这场关于“宏观税负”的讨论,并且在国务院的一个会议上有了回应,“最近有声音认为企业税负过高,其实仔细掰开来算细账,主要是企业的非税负担过重”。曹德旺称,国家领导人层面一直很重视他提出的问题。这些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他,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反映这些问题。曹德旺表示,但这些问题也不能完全归责于政府,而是有它的历史背景。

  对于网上流传的“曹德旺要跑路”的传言,曹德旺表示,他看了那次视频的评价,大部分的人还是聪明的、有良知的,听得懂曹德旺在讲什么。小部分的人是对国家不满,借题发挥。还有很少的一些人还没有弄清楚,曹德旺究竟是战略投资还是要跑,还在说要把他留下来,不要让他走。我什么时候跑了?能跑到哪里去?去干什么?

  关注 强调“企业家本身要有国籍”

  在回应美国建厂时,无意中还提到他当年与美国的一个官司。2002年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第二年,美国商务部开始对福耀玻璃进行反倾销调查。刚开始的时候,曹德旺还不以为然,后来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一直认为美国是一个宪政国家,很讲法律的,不会乱判。我不知道反倾销就是乱判,先告反倾销,先判你输,然后你要缴高额的官司费,拖两年你就倒了,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政策。”

  在2001年至2005年福耀对美国反倾销官司中,曹德旺带领福耀团队艰苦历时数年,花费一亿多元,打赢了这场举世闻名的官司。福耀玻璃也成为中国第一家状告美国商务部并赢得胜利的中国企业。2006年美国商务部部长访问中国时,点名约见曹德旺。

  曹德旺当时曾总结经验:“反倾销官司是一个贸易条约国唯一允许的行政保护手段,但是企业必须站出来讲清楚。”

  曹德旺提起这场官司并不是用来反驳其“跑路”的流言,而是用以说明福耀玻璃其实在很早就开始了全球化的布局,而在这个过程中也曾遭遇挫折。

  在昨天短短半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曹德旺强调企业家本身要有国籍和企业家的社会责任。“福耀汽车玻璃在全球九个国家都有企业,中国15个省、美国15州。我是1995年开始在美国投资,通用、奔驰,全世界的知名品牌汽车厂都来我这里建厂,我认为这是我们国家给我的,没有改革就没有我。因此,首先要有感恩与感激之心。”

  曹德旺说:“我在很多场合讲话不隐瞒我的观点,因为我爱我的国家、爱我的国家。我妈跟我讲,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就是我妈以前的教诲。”

  在曹德旺亲笔写的自传性著作《心若菩提》中,在描述福耀玻璃全球化发展时,他写道:“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从来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我追求创立先进的民族工业,也奉行开放、包容,向一切先进者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