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报告称中国宏观税负高达37% 呼吁降低社保缴费

发布日期: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宏观税负到底高不高?对于这个问题,业界再起争议。

  近日,中金公司发布研究报告《降低税负不应缺席稳增长和调结构》称,2014年中国宏观税负高达37%,已经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平均在30%~35%之间),这与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极不相称。同时,与发达国家实行“高税负、高福利”政策相反,中国是在低福利水平上实行高税负,税负更是明显偏高。

  税负高低各有说法
  所谓宏观税负,从宽口径上来说,是指政府收入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中国的政府收入包括公共财政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和社保基金收入四部分。不过,这四部分收入有重合,比如社保基金收入中一部分来自于公共财政收入。因此,政府收入并非简单地将四部分收入相加。

  中国宏观税负高不高,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去年8月,一位退休官员曾表示,调查显示2014年上半年宏观税负基本上达到44%,这个数字相当高。

  这在当时引起热议,随后官方学者称44%的计算方法不严谨。时任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口径,中国的宏观税负不超过35%(世界平均水平约为40%),属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明显低于发达经济体,不存在宏观税负过高问题。”

  数据显示,按照宽口径算法,法国宏观税负接近44%,丹麦、瑞典、挪威在40%左右,日本也达到38%左右的水平。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去年曾对媒体表示,就科学测算而言,目前我国的宏观税负在国际上处于中等水平。

  上述中金公司研报称,我国宏观税负高,主要体现为企业部门税负高,不利于企业投资和创新。根据现金流量表计算,2012年企业税负相当于其含税可支配收入的47.4%。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曾表示,社会上高度重视税负问题,除了关心税收是否合理公平的同时,还重视税收收入是否有效转化为公共服务、社会福利、民生支出等。因而,判断宏观税负是否合理,还应该联系财政支出的情况通盘分析,看是否存在建设性支出、行政成本支出过高而福利支出不足的问题。

  如何减轻企业税负
  中金公司认为,未来降低企业和居民税负的空间巨大,这主要体现在通过盘活巨额政府储蓄来降低企业部门过高的税负和社保缴纳负担,通过税制改革来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

  中金公司称,2014年底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不到10%,上缴比例明显偏低,企业和居民难以分享国有企业的收益。

  “我们认为,未来国企改革、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和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的提升为全民所享,可以为降低税负,尤其是高达工资28%的基本养老保险,提供巨大空间。”中金报告称。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在2020年提高到30%。

  另外,以营改增(即营业税改增值税)等为主的税制改革也将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根据国税总局的数据,2015年上半年营改增减税1102亿元。而2012年实施营改增试点以来,已累计减税4848亿元。

  今年是营改增最后一年,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今年两会上明确表示,按计划今年将完成生活服务业、金融业以及建筑业、房地产业的营业税全部改成增值税。

  中金公司分析,如果营改增扩大到上述四个行业,预计今年减税效应可能超过2000亿元。而“营改增”全面完成后,如果进一步优化增值税税率,整个“营改增”改革实现的减税规模可能达到9000亿元左右。

  不过,由于涉及不动产和金融业营改增税制设计较为复杂,业内预期7月份出台的营改增方案愿望落空。

  中金公司上述研报称,政府不应因为财政收入下降而缩水减税力度,推迟税制改革力度或征收“过头税”。“过去几年,减轻企业部门税负的主要手段是营改增改革,但实际执行过程中,减税力度不够。”

  国家近些年也很注重减轻企业税负。财政部近两年针对小微企业采取不少减税举措。根据国税总局数据,今年上半年,小微企业享受的企业所得税、增值税和营业税等优惠政策共计减税约486亿元。

  此外,2015年,国家全面清理规范涉企收费行动启幕,也有利于降低企业负担,这包括确保近两年中央和地方政府确定取消、停征和减免的1000多项收费规定落实到位;今年起对养老、医疗服务机构减免7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等。

  税收征管也是影响宏观税负的一大因素。今年国税总局大力推行征管规范,并发文要求地方要坚决不收过头税,坚决防止采取空转、转引税款等非法手段虚增收入,坚决避免突击收税,同时不能以任何理由在落实税收优惠政策上打折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