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召开 国企财税金融等改革或成重点

发布日期:2016-12-14 14:15:50 来源:界面

   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明确下一年的经济工作重点。在中国经济增长仍然面临诸多压力的背景下,如何为明年的经济工作“定调”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就在上周1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7年经济工作,可以说已经为明年经济工作的总基调指明了方向。

  会议指出,2017年要召开党的十九大,也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做好经济工作意义重大。

  会议指出,明年经济工作总体要“坚持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思路,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度扩大总需求,加强预期引导,深化创新驱动,全面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而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速均保持在6.7%,这一数据显然保持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年今年初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设定的目标区间内。

  “2016年的整体情况是经过政策上的 ‘发力’,中国经济实现了相对稳定的增长。明年,中国经济仍然会总体呈现一个‘稳’字,经济增速会保持在6.5%-6.7%之间,不会突破政府设定的6.5%的底线”,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

  这一预测符合一些机构对明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估。界面新闻记者梳理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金公司在内的报告均显示,明年中国GDP增速或继续设定为6.5%左右。

  不过在冯俏彬看来,明年即使要实现6.5%的增长依然面临很大的压力。

  从已经公开的宏观经济数据可以发现,中国经济的增长在三、四季度明显依赖于庞大的基建投资,尤其是国有资本的投资。

  冯俏彬在采访中分析称,明年中国经济的压力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国际形势的变化,目前世界经济复苏仍然乏力,新一轮的技术革命还没有完全发生,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都会给中国经济增加一些不确定性。

  “从中国国内情况来看,目前中国靠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方法出现了较大的困境,其中最大的特点是消费仍然不足,而地区和行业的发展也存在很大的不平衡,和巨额政府投资相比,民间投资依旧疲弱。”她说。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针对明年的经济形势,各大研究机构都在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提出了相应的建议。

  中国人民大学在11月19日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6-2017)》报告显示,稳增长、防风险、促改革“将成为明年中国经济工作的核心。政策基调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需求侧管理政策协调并进;稳增长是缓释风险的前提,是保就业、惠民生的底线。另一方面,防控风险尤其是债务风险是关键,是保证中国不发生经济危机的底线。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也指出,要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中,中国需要推进改革,加力促进新旧经济动能顺利转换;适度扩大需求,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及时防范化解风险,保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多位学者均认为,如何更好的防范可能发生的债务风险或将成为明年中国经济工作的重要一环,而债务率的持续攀升也会影响宏观政策的制定。

  冯俏彬表示,明年中国仍会维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法,但是具体内容可能会有所变化。

  “由于杠杆率的持续飙升,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没有再进一步扩大的空间了,货币政策的发力更多的会体现在金融改革层面。财政政策的总基调有望更加积极,预计赤字率很可能会突破3%,政府在减税方面也会加大力度。”她分析称。

  中欧陆家嘴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刘胜军队则对界面新闻表示,尽管中国不会在货币政策上过于“激进”,但从具体数据可以看出,中国M2(广义货币)的增速和GDP增速已经达到了5个百分点的差距,货币政策已经相当宽松了。

  冯俏彬在采访中特别强调,中国明年仍会在财政政策上发力,但在运用财政政策的方式上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

  她进一步分析称,此前财政资金拨发给政府进行投资来稳增长,但随着投资效率的持续低下,政府在改革财政支出机制上就要做出改变。“在具体的投资方向,投资管理方面要更多的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

  《证券时报》在日前的一篇报道中援引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元春的话称,中国供给侧改革依赖于基础性改革的全面推出,预计明年在收入分配改革、金融体制改革及国有企业改革方面会出台新的相关政策,一系列基础性改革将迎来新突破。

  中欧陆家嘴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刘胜军对界面新闻指出,在所有的改革中,国企改革尤其值得重视。

  在此前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央为国企改革指明了方向,其中包括混合所有制改革、组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等。而今年以来,中国也频繁出台涉及国企改革的文件,希望从政策上为庞大的国企改革指明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