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企业心态录:减税降费“喜与盼”

发布日期: 来源:新华网

    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务院连出重拳大力度减税降费,这些政策逐渐产生“叠加效应”,对小微企业产生了“及时雨”般的帮助,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注入了催化剂。小微企业同时期盼更大力度打通栓塞,让简政放权、减税降费的活水激荡到每一个角落。 
    ——“没有税收优惠可能不会考虑创业” 
    “税收因素是我创办公司考虑的重要内容。”刚刚创业两年的上海市滔兴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施莹莹说,“我们每招收一个再就业员工,公司每年就可以减免税款4800元。如果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20万元,还可以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省下来的钱可以再投入公司发展。”2014年,该公司享受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减免70余万元,施莹莹已经打算扩大经营,计划再招100人。 
    “实行小型微利优惠扩围政策后,每年能省出1万多元,尽管数额不太大,但对我们这些刚刚创业,缺乏资金周转的小网店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山东曹县天浩服饰有限公司老板李瑞华说。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教授胡怡建表示,经济不景气时企业对减税的敏感度更高。当前总体税收优惠金额还是有限,但释放的支持创业、改善民生的信号很明显,给企业界注入了强大信心,政策效果远远超过优惠资金本身。当前,我国正在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宜继续加大结构性减税力度,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对经济的支撑作用。
    ——“担心融资难,更怕‘融资贵’” 
    经济下行压力大,银行普遍“收紧银根”控制风险,不少企业不得不承担额外的“费用”来获得贷款。
    湖北天瑞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金波告诉记者,贷款利息不仅要比基准上浮30%,每笔贷款还要支付几千到几万元不等的财务顾问费;如果通过担保贷款,每笔贷款要支付贷款额3%左右的担保费;有的银行还要求以不低于贷款额20%的承兑汇票作为贷款发放给企业,企业因此要额外支付3%—4%的贴现成本…… 
    吉林省大安市民意农产品经营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6年来流转了65户的172公顷土地。今年春耕期间,合作社理事长刘勇从银行办理了150万元贷款。“担保费用是1.5%,利率是6.6%,担保公司还要收20万的风险保证金,到手才130万元。” 
    近年来,银监会、发改委三令五申禁止银行对企业贷款“搭车”乱收费,并进行专项检查。今年初,发改委表示,针对企业反映突出的“融资贵、融资难”问题,发改委自2013年10月到2014年底,对各类商业银行150家分支机构收费情况进行了检查,对其中违规收费行为实施经济制裁15.85亿元。 
    ——“期盼税的法定,更期盼费的法定” 
    采访中一些企业反映,近年来政府减税力度不小,但有的地方“费用”没少。简政放权后,一些由第三方机构进行的评估评审成了“隐性审批”,部分企业用于评审评估的费用就达数百万元。 
    东部地区一家企业负责人表示,当地仅围绕投资项目的评估就有27项,包括环评、雷电风险评估、地质灾害评估等。政府放权到中介机构,企业看似“减负”实则“加码”。“这些评估评审都跟政府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很多评估评审单位本身就是政府下属事业单位,比如雷电风险评估目前只有隶属于气象局的一家公司在做。” 
    北京一家税务师事务所合伙人尹瑞欣在帮助企业做税收筹划时发现,企业在期盼税收法定的同时,更关心“费的法定”。“目前征税毕竟还是有章可循,但征费的随意性较大,给企业带来的负担并不轻。有的企业缴费金额与缴税金额几乎差不多。” 
    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采取了一系列清理收费的措施。经过清理,收费基金项目已大幅减少。中央级依法合规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由159项减少到113项;每个省依法合规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由二三十项减少到10项左右。全国政府性基金由31项减少到25项。 
    4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的通知》,要求全面清理“红顶中介”。财政部部长助理戴柏华表示,今年收费清理改革出台一系列具体举措,其中包括严禁行业协会商会打着政府旗号擅自设立收费项目或提高收费标准。

"